迷倫亂常【短篇】

十六歲那年,我經歷了人生中第一次對熟女有衝動,雖然甚麼也沒發生,我倒沒想過多年後的今天竟然會有下文,所以誰說:『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話說,年輕時我和父母住在柴灣的『康翠臺』,是個小小面積的單位,但對於一家三口的我們來說也算很足夠。我記得屋苑裡有家酒家,在這裡也不替他們賣廣告了,總之是家小小的平民化中式酒樓,日間喝茶吃點心、晚上便是海鮮小菜那類吧。

父母都是公務員,不算富有但也是小康之家,所以我們也常常會到那酒家吃飯。記得那年,不知甚麼時候突然來了位女部長,挑起了我對女人的慾望。我本來以為自己只會對同年齡的女生有興趣,但不料看見她的言行舉止、身型打扮後,我發現對她的感覺竟然是強大百倍呢。 繼續閱讀

萬聖夜派對【短篇】《強烈推介》

清水灣的豪華大宅這夜非常熱鬧。這是一年一度的萬聖節,廿三歲的Andy平常也不多慶祝這節日,但這個派對卻有特別的意義,因為數天前Andy終於在港大拿取了法律專業證書(PCLL),他的女友Catherine替他搞了個化妝派對慶祝。

Catherine的父母是香港富商的第二代,她的家族生意雖然只是家細小的地產商,但在這個奇怪城市裡已經可以富甲一方了。Catherine的爺爺只有一個兒子,所以所有的財富也都在她爸爸手中。來到她這一代,便只有她和一個姐姐。 繼續閱讀

人妻事件簿之契媽【改編】

十七歲那年,我家住在長沙灣的唐樓。我父母在樓下開茶餐廳的。我是家中獨子,因為讀書不成,高中後輟學了,便在土瓜環那裡的車房當學徒,但人工不高,而且每天上班的時間很短,沒多出路。幸好,我媽媽的好姊妹,亦即是我的契媽在夜校教英文,便叫我也在那裡報讀些軟件課程,畢業後也可找些有前途的工作。

我的契媽叫Linda,和媽媽是兒時鄰居,可以說是一出世便認識了,當了四十年好友,亦是她結婚時的伴娘。這唐樓是我外公留給媽媽的嫁妝,外公外婆在我出世前已經離世了。媽媽十六歲便嫁給了爸爸,沒多讀書,整世人都放在爺爺留下來的茶餐廳,爸爸也沒多學識,但其實茶餐廳是頗賺錢的,所以我們一家也算是小康之家吧。 繼續閱讀

絲襪美腿【短篇】

踏入秋天,對於我來說是件又喜又悲的事。我在這裡必先承認,我是有戀物癖的。我對於穿了絲襪的女生有強烈的性趣,單單是看見她們的小腿,就算毫不暴露,我也會忍不住的著迷。尤其是當她們穿著緊身的短裙和高跟鞋,我便會很想不停地望著,更有衝動伸手摸上一下。但我當然沒有這膽量呢,況且當你真正可以觸摸到絲襪美腿的時候,往往反而沒有想像中的感覺好,倒真是奇怪。

天氣變涼了,街上的女生都愛穿上不同顏色的絲襪,我卻鍾情於黑色,但不是厚厚的那種,而是又緊又透明的那種。當她們坐下時,把腳蹺著,膝部會繃緊了,露出淺黑色和下面的膚色,這樣能把小腿的曲線盡現,真是完美的影像,百看不厭。 繼續閱讀

廣告男【第二部曲】

<第五章>

事隔三年多,我和大姐的關係轉淡了,她給我的『家訪』要求亦停止了,對上一次和她歡愉已經是兩年半前的事了。主要原因是因為她要常常出國,很多時候要到美國總公司直接匯報,聽說蛻變了的她也效法奸妃,照辦煮碗的跟老外搭上了,聽說那人是馬田的上司,那人極痛愛大姐,竟然為她和自己的太太離了婚,但大姐卻只是釣著他,不肯和他真正一起。

我聽到這消息很沮喪,但也不覺得突然,因為在她和老外一起前早已少找我了。這天早上,劍橋還當著所有人面前辭職了,繼任人便是大姐,就連奸妃也於兩星期前也轉工了。據說大姐拿了些東西給她看後,奸妃便自動辭職去了。我想到自己在大姐家中多時,她複製了我手機中的短片也不足奇呢! 繼續閱讀

女中極品【短篇】

這單發生在兩年前的事件,相信大家都在新聞中聽過,但當中的細節我倆也一直沒有公開,現在就由我借這個小說網親身告訴大家吧。

我叫張炳文,洋名米高,二十五歲,是位舞蹈員,一直也在TVB裡工作。我雖然樣貌不差,但卻算不上出眾,所以雖然我覺得自己舞藝很好,也一直沒有機會上位,在云云舞蹈員中往往都是站在後排的那位。大家也可能見過我,我對上次表演便是在『星光熠熠耀保良』當中替容祖兒伴舞,後排最左的那位便是我了。

但大家先不要搜尋那段錄像,還是先看完這個短故事後再找也不遲呢。

話說兩年前的八月二十一日,公司裡的化妝師『蓮達』姐從朋友那裡借了隻小遊艇,打算和化妝部的同事一起出海。但那部門多數是女生,所以便找了我們幾個舞蹈組的男男女女一同去,大約也有十三四人,所有都是認識的,就算不稔熟也在工作時認識過那種。 繼續閱讀

慾體【短篇】

先謝謝作者讓我投稿,這是我第一次寫作,我這份人無多創意,所以從來沒想過要寫故事,但經歷了這件事,我又沒法和人談及,只好寫下來,也和各位分享一下我的心得,若然你也有這種機會或是心癢癢想出軌,可以試試我這個方法吧?!

首先自我介紹,我叫丹尼,今年四十歲,是位眼科醫生,在佐敦開診所。我已婚十三年,有一子一女,他們已經就讀中一和五年班了。太太是我在澳洲念大學時的同學,年輕時也算是位美人,我還記得結婚那時,我的親戚和好友都說我是天下間最幸運的男子,取得位又美又能幹的政務官為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