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爾摩【短篇】

<第一章>

辦公室政治向來便是難於明哲保身,無論你如何躲避,當有利益衝突時,總是剪不斷、理還亂呢。

Michael晨早從灣仔港鐵站,一直往會展方向行時,心中都在盤算著昨晚的電郵,心中不斷重複著早已綵排好的解釋,但越是重複心中越是緊張,擔心若然趙經理不這樣問,那怎麼回答好呢?

轉眼間,便進入了會展接連的Grand Hyatt君悅酒店,身穿酒店黑色西裝的Michael碰著大門有客人出來,還要滿面笑容的門打開,讓他們先出來,期時還笑說:「早晨,你們好。」

客人望向他外套上釘著的金色酒店名牌,上面沒有寫著名字,只有酒店的商標。

接著,他便快步的從大堂樓梯往二樓上去,轉轉輒輒便入到商務辦公室的房中,這裡通常都是給予客人商務工作之用,這天早上卻刻意留給自家管理人員之用。入內時,這裡的長桌已經坐了五人,Michael立即坐下,為首的中年男子把笑容收起,說:

「人齊了,我們先別談那些,開始了,別佔用這裡太久。」 繼續閱讀

芭蕾舞女【結局二|偷走】

如未看主故事請到這裡先看。

**************************************
結局二|偷走

Ryan站在書房前,呆了片刻,想到自己和女友一起多年了,她略胖的身材固然漸覺乏味,但她對性的保守卻更令他卻步。其實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行房了,因為女友不願意打扮自己,別說甚麼情趣褻衣,就連穿絲襪來幹也說變態,自己是不是應該找個懂得情趣的真女人試試?

望著沙發上的熟女衣著性感,跑進去和她幹起來真的是說不出的誘惑,玟姐是個久未人道的熟女,幹起來可能會很飢渴、很放盪。但Ryan想到早前的對話,她好像真的把自己當作兒子般親愛,這樣想她,豈不過份和有些變態呢!

他用手撫摸自己下體,那裡實在很癢,這刻真的要找個女子洩慾,小月對自己情投意合,況且她雪白的大腿真的又美麗又淫穢。Ryan從褲袋中拿出內褲,放到鼻前一嗅,便下定決心,把書房門輕輕關上,偷偷的離開下樓去了。 繼續閱讀

芭蕾舞女【結局一|留下】

如未看主故事請到這裡先看。

**************************************
結局一|留下

Ryan站在書房前,呆了片刻,想到自己和女友一起多年了,她略胖的身材固然漸覺乏味,但她對性的保守卻更令他卻步。其實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行房了,因為女友不願意打扮自己,別說甚麼情趣褻衣,就連穿絲襪來幹也說變態,自己是不是應該找個懂得情趣的真女人試試?

說實話,找少女幹那個不難,但要找到飢渴美豔的騷熟女已不容易,要有這難得機會,孤男寡女同住一室更是千載難逢!想到這裡,Ryan便進了書房,一心要好好臣服這位『後母』!

『卡叻』一聲,Ryan把書房門關了鎖上。他坐到書桌前的辦公椅上,他刻意把書桌燈轉向射著躺在沙發上的玟姐,燈光把黑絲美熟女照明著,整個人都散發著性愛氣息,Ryan細心欣賞她的身材,半投明的黑絲質料下的各部份固然誘惑,但屁股和大腿的光脫脫美肉更令他垂涎。 繼續閱讀

芭蕾舞女【自選結局|短篇】

第一章 黑白天鵝

Ryan在計程車上用不鹹不淡的廣東話對司機說:「應該是這裡吧...停止...不是七十六號嗎?!」

司機立即停車,口中罵著:「你不是說山村道匯文樓嗎?!」

Ryan答:「『JWUI』文樓...不是『WUI』文樓...啊~~」

司機立即倒車,過了半條街來到街角才停車,非常危險,他大力的按停咪錶,口中還在埋怨著:「甚麼匯文樓不是匯文樓,這是聚文樓!!!唉~~你這些半唐番,中文也說不清,真是人鬼不分...五百二十圓吧!」

Ryan滿面難色其實他是懂得說和寫中文的,只是實在多年未回港,需要些時間適應吧,畢竟家中和後父、媽媽說話也是用英語呢。有理說不清,他只好從銀包拿出車支,心中還半信半疑,怎麼從機場來這裡會這麼貴。下車後,司機到車尾,打開尾箱拿出他的行李後便迅速開車走了。望望手錶已經是晚上十時多,進入窄窄的大堂和梯間的看更說明來意後,他便乘電梯往十五樓的C室。Ryan用律師留給他的門匙開門,沒料到門內竟然有一位只穿了胸圍內褲的女子坐在客廳吃即食麵看電視。 繼續閱讀

人妻事件簿之專業【短篇】

首先多謝承大人讓我投稿,小弟平常寫劇本為主,但今天決定破例寫寫自己的奇遇。

先自我介紹,我叫Danny,今年二十六,自少便喜歡電影,所以中學畢業後我決定進入演藝學院就讀戲劇。和王祖藍一樣,我也是聖工會曾肇添中學畢業的,所以我確信我的成就會和他一樣,就算當不成電影巨星,在TVB內也可以當個視帝吧。

我打算和大家分享的這件事發生在兩年前,首先,和APA內的荒唐事無關,那裡的不倫性事大家也聽過不少,或許大家有興趣的,我稍後可以談談在舞蹈系的瘋狂事,但先別談那個。

記得那年還在讀第四年的年頭,導演系的講師是著名的Alex Tong,恰巧他是我太古城那裡的鄰居。他年約五十,和我當工務員的爸爸很好朋友,每週都會來我家三四遍,我預科時期也是他慫恿我考演藝的呢。 繼續閱讀

FACEBOOK復仇記【短篇】

浪費了五年時間,這天我終於搬進自己首間經理室。在這細小的經理室內望出窗外,雖然只能在兩座大廈中間的罅隙看見小小的太古城和維港,但作為全港三大電訊商內擔任市場推廣經理,也真的不俗了。

看看手錶,還不過早上十時多,這是我首天有這樣的私人空間,不怕上司或同事看見我瀏覽甚麼網頁,我當然立即開始做私人事啦。

打開了Facebook,我興奮地Update自己是首天入房了,上載了自己房的相片後,很快便收到各方好友祝福,當然要順帶閒聊一番。轉眼聊了半小時,開始悶了,看看別人的最新消息還不是昨晚的晚餐、女兒的搞鬼表情、無聊的Youtube短片。正當我打算放棄玩樂,認真開工時,突然發現我的舊同事分享了一段新聞,是數碼通傳出的生意醜聞,弄至整個市場部大清洗,我的舊同事安慰著一個熟悉的名稱:

「Emma姐,妳沒受牽連嗎?很擔心你。」

Emma是誰?那要從五年前說起。 繼續閱讀

廣告男【結局篇】

<第九章>

轉眼間又過了三個月,這段時間都忙過不停,日間在趕微軟一浪接一浪的廣告項目,晚上又忙著搬屋,但這天終於安頓了在永活樓的新居。經過浩英的設計,這裡簡直煥然一新。麻石地板配白色假磚牆,簡約的家俬全都是按照名設計師來仿做。全屋的主要色調都是白色和灰色襯托在不同的射燈和反射光源。大廳的沙發是白色真皮做,腳前便是簡單的玻璃咖啡桌和掛牆大電視,腳底是張白虎紋圖案的地氈,後牆便是幅巨型的安迪華荷印畫。飯廳也是清一色白色,白磚托著玻璃的餐桌,牆上掛著一面巨型鏡子給吃飯時客人看著自己的食姿。鏡子後面藏了光管,反射出柔和的黃光到白牆上。

廚房是打通的,以麻石建成的吧台間開,上面天花是一連串的射燈,會隨著時間逐漸便暗,這個設計是浩英特別在英國買回來的。我們兩間房間除了顏色外,基本上都是一式一樣的,連接套廁,牆上有刻意鑲嵌的白色背光木架。大型的雙人床床架四周刻意放大了,做成懸浮的效果,加上床下也安裝了LED光管,很科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