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露腿的女經理【讀心短篇】

北角英皇道的友邦大樓內,星期三的旁晚六時多,天色還未全黑,藍藍紫紫的,襯托著八樓辦公室內的黃色射燈,寂寞中帶點浪漫。背著落地玻璃窗而坐的是Mona,這家小型出口貿易行的銷售經理。

才剛剛下班時份,千餘呎的辦公室內已是水靜河飛,是因為踏入夏天,外國不少客戶也放在暑假,工作不忙的當然便盡時下班,這是香港打工一族難得的福利呢!

Mona望著螢光幕上的Excel報表,一行一行的數字,心裡愁煩是因為公司去年已經蝕了數百萬,若然這幾個月追不回足夠訂單,老闆極可能要把她整隊人也開除呢。

公司的員工不多,除了Mona那條Team的兩個銷售主任,還有Conrad那三人團隊,加上會計和Shipping後便只有老闆和他的私人秘書了。

望著空空的辦公室,Mona有點不憤,怎麼Conrad可以和老闆在附近Happy Hour,自己卻要留在公司忙著呢?!他那邊的數目也不達標,但若然真的要裁員,她肯定是首當其衝的。

站起來,望著玻璃窗的倒影,自己穿著窄身的深灰色的行政套裝,是她慣常的造型。在冰冷的冷氣室內,外套雖然長期扣緊,裡面的恤衫卻刻意低胸,行動時還不時露出裡面不同顏色的胸圍邊。重點卻是她那條短裙,還記得店員對她說,她應該買大一個碼,但Mona卻堅持穿得緊些短些。 繼續閱讀

天府【連載】第十三章 至 最終章

第十三章 偷吃人妻

中國人的智理名言『好仔不如好新抱』這話沒說錯。

同樣地,人與人的關係往往有著微妙的化學作用。Mina可以說是百年罕見的妍淑佳人,卻因為性格太過善良馴服,配在驕橫的Jack身旁,只有暗暗受苦卻不會令他有絲毫珍惜或感激。在Jack而言,傳統保守的Mina確實很乏味的。

相反,刁蠻的公主Catherine,卻治得他貼貼服服。滿腦子鬼主意又愛撒嬌的她,令Jack不能安逸,每天都猜想如何討她歡心,反而能夠長期維持著情趣。

呼天搶地的日子終於過去了。不足兩年後,2016年的春天,Catherine獨自來到天府的辦公室,在巨型的會議室中,她卻不是坐在主席,那位置竟然坐著一副熟識的面孔。

「Catherine,妳好嗎?!這麼久不見了,面色不錯呢!」主席說話鏗鏘,一頭銀髮滿面英氣。

Catherine這天還是束著馬尾,是她丈夫愛上了這造型,身穿芒果黃色的沒袖連身包臀短裙,以往甚少見她這個行政打扮,她便說:「很好呀,大伯,但下午還要回律師樓,所以要趕快把文件弄妥呢,你...不介意嗎?」

Duncan邊閱讀文件,邊答:「唔~妳這樣叫我,他知道嗎?不怕他罵妳麼?!」 繼續閱讀

草食男週記之雜食【單元篇】

我喜歡看情色故事,比起看影片更多幻想空間。都知道看的人多,寫的人少,所以也想借機會發表一下我的經歷。我不懂得咬文嚼字,而且我的故事讀者聽後可能會覺得有點遜,所以還不要開真名了,索性叫我『Vincent』吧。

平日我最喜愛看熟女或醜女的故事,女人太自覺很乏味,禾杆中找珍珠除了有趣外,她們缺乏性愛往往會很色情,女人在床上淫蕩比起貌美重要得多呢!!

看過不少精采內容,也真的心郁郁,想試試重些的口味,所以便開始了我的情慾週記了。

先說說我的背景,我今年二十三歲,在觀塘上班,在工廈裡的食肆做送餐的,詳細地點我還是不要說好了,否則讀者來找我,也不難認出我呢!拍過四次拖,女友不是同學便是朋友介紹的,最近期的女友是食肆的收銀員,但也是三年前分手了。 繼續閱讀

冰后外母【短篇】

這個念頭是來自訂婚派對那晚的,一個不是陸志舜自願安排的聚會。他獨個兒坐在跑馬地馬會的百年廳內,喝著悶酒。和未婚妻趙麗娜其實打算一年後便正式舉行婚禮,但她的父母卻堅持要即興地安排一個訂婚派對。

志舜Sean來自一個簡單的家庭,父親是個建築工程師,母親是個家庭主婦,還有一個就獨中文大學的妹妹,四人住在德福花園,算是小康之家。八年前,Sean獲得獎學金到UCLA讀商科,在那裡更入了UCLA熊隊足球隊,更在NCAA當中以後備上陣兩場,球隊更在2013年奪標。原本可以考慮轉職業,他卻堅持完成學位,亦在最後那年認識了女友麗娜Layla。

兩人三年前回港了,Layla入了匯豐,Sean便入了華置,雖然還在集團的低層,但兩人UCLA的學位都差不多確保了百金升降機,只欠時間吧。 繼續閱讀

天府【連載】第九章 至 第十二章

第九章 真相的代價

2014年7月,距離聖誕節那晚Catherine的通哭還有五個多月,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令Catherine這個刁蠻公主為Jack傷心欲絕呢?

兩星期過了,Catherine好像已把那晚和Jack的肉體野性發洩全都忘記了。這段時候,姐姐Mina還是初嘗離婚獨自居住,做妹妹的便索性搬了去和她暫住。Michael當然歡迎,太太Audrey已甚少回家,兩個女兒又搬到一街之隔,自己便可以隨意帶女子回家,不需避忌了。

也不知她是否過度補償,Catherine對姐姐比以前都要好,碰巧沒拖拍,兩姊妹放工便一同回家,或到餐廳吃飯、行街購物。

偶然姐姐會提起Jack,心還是傷的,眼淚還未能停止。她也會如以往般破口大罵,但每次叫姐姐忘記這『賤人』,心裡還是怪怪的,不知是內疚還是覺得自己虛偽呢。Mina還捨不得把他的衣服、東西丟棄,酒吧枱上還放著他最心愛的威士忌杯。這些都令兩姊妹不能真正忘記這人,即使是因為極端不同的原因呢! 繼續閱讀

色慾交易【短篇】

「老闆,她已經正式約你見面了,怎辦?!」Wendy跑進老闆的辦公室,見她長髮披面,膚色黝黑,身穿藍色恤衫灰色闊身長西褲,手裡拿著iPad。

位於鷹君中心的辦公室,外面持續不斷的修路、是政府的建築工程。望著窗外的中年男子,短髮兩邊短得和鬚根一樣長,同是半銀不黑。頭頂和前面的頭髮稍長、亂中有序、型格英氣。

「你慌甚麼?!!我看到電郵了,正在想辦法呢。」這人身穿深灰色緊身西裝,裡面是紫色恤衫和袋巾一色。一身古銅色膚色,這人看來年約四十多歲,六呎高,健碩的身型和斯文西裝有點格格不入,但卻又出奇地襯托。

「Ryan,林太向來不會直接找我們的,要出動到FC自己,莫非她真的發現日立那單據有問題嗎?若然她告知Frederick,那便糟糕了!!」Wendy的面色嚇得青白了,說話是口也在抖著。

Ryan坐在辦公椅裡,說:「妳先關門吧,想所有人也聽到嗎?!」 繼續閱讀

開年【真人真事改編】

本故事絕非虛構,如有雷同並不巧合。

這件事是發生在四年前的。記得那年我剛升督察,被調往駐守九龍東,我還記得那年聖誕節和女友分了手,所以過農歷年時很空閒,便多點陪着父母到處拜年。女友原本是空姐,是朋友聚會時認識的,她起初知道我當差,覺得我很有男子氣慨,但後來聽身邊的豬朋狗友說,好仔唔當差,還說我會去滾,又擔心我賺錢不多,工作危險等等...

其實,回想起,這不都是些藉口罷。她當初是喜歡我高大健碩,樣貌端正,是肉體上的吸引吧。要不然也不會在拍拖初期已經常常行埋,需要也算不少的呢!所以,年輕的讀者,若然聽到女生說她們對性沒多興趣,那是因為她對你沒多興趣而已,在我的經驗裡,港女很多時候比港男更鹹濕呢。

前女友的條件確實不錯,當空姐認識人多,也難怪難以維繫。我升職後工作忙,見面少了,後來的分手也是型式而已,聽我的伙計兄弟說,她一早已和某某地產代理的高層一起了,好像是當二奶吧。Hey,我不是道德精,沒資格說人家,只要她喜歡便行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