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旱逢露【短篇】

我叫Tom,是當社工的。現在獨居油麻地,六年前跟我老婆離婚,雖然現在才32歲,但我所做的工作,經歷過的事已令我看透世情。我一直以為沒甚麼事能令我驚奇,直至兩月前所發生的事,我真的Surprise了。

話說四年前,我接到個Case,是一個邊青(邊緣青年)個案,由於接近暑假通常比較忙碌,我被安排到天水圍屋邨了解個Client。

我晚飯過後來到「章宅」,爸爸係葵涌當保安,媽媽十六年前在上海認識章生,結婚產子後被申請來港定居。女兒起初還算乖,但後來結識了些黑社會便常常流連街上,黜了學,現已甚少回家。兩星期前因傷人,險些被正式起訴,父母很擔心所以尋求社工協助。

章生是個煙不離手的光頭佬,年齡都應該有六十,身體看來很差,他說根本沒錢求醫。章太是個肥婆,不足四十歲,皮膚非常白,五官輪廓還算甜美,年輕時應該還算美人。章太二十歲時生了女兒芷敏,我看相片,今年十六歲的她真的跟母親長得一模一樣,只是女兒是瘦很多,怎樣看都是個小美人,頭髮長長,眼大大,外表很斯文,怎會想到她這麼壞呢?!

那天晚上家訪碰不見芷敏,我便按照章太的指示駕電單車來了她在大埔常出沒的地方,碰巧來到卡拉OK門前看見她正和男友在吵架,我便點了口煙在旁看看。

「我是不會應承你的,你死了心吧!我們完了!」芷敏說。
「妳吃我、住我、用我的,妳要走,妳可以去邊?」光頭紋身男說。
「你認真愛我便不會要我出來跑私鐘,我和她們不同,我不會受你哄的!」
「八婆!哪有這麼平宜,妳吃了住了個多月,就算不跟妳計玩的,妳都欠我最少兩萬,快還錢!」
「黐綫!我跟你說都是多餘的!」說著轉身便走,此刻可以清楚看到芷敏真的長得亭亭玉立,身高五呎六的她皮膚和媽媽一般雪白,長長黑髮,身穿緊貼連身短裙,修長的美腿表露無遺 ,比其真實年齡成熟的芷敏,怎樣看都不像只十六歲。

這刻男友用暴力拉著芷敏,她說:「放手!放手!」
我正打算上前幫手,怎料芷敏從手袋中拿出胡椒噴霧射向男友面上,男子不料有此著,立即用手遮面和擦眼更不時大叫:「幫手呀!出來幫手呀!」

芷敏立即向我方向跑來,我見卡拉OK內有兩男子跑出我便立即跳上我的電單車,更向她喝:「芷敏!這邊!」起初她打了個突,但後有追兵便跑到我面前看看,我說:

「我是社工阿Tom,原本約了妳今晚家訪!」芷敏知道我說屬實,便跳上我車,用手摟著我腰,我也立即開車離開。

對,很戲劇性,原來現實跟電影是很接近的,不同的是跑步追是不可能及電單車快的!

轉眼又回到天水圍,我停車後便在公園跟芷敏談話了解她的心理,起初她還不願意透露任可事,只說些一般對社工說的客套說話,我發覺她很聰明,很了解我想聽甚麼便說甚麼,換轉是別的社工,聽到她說已經知道錯便會當作解決個案.但可能是被她的外表吸引,又或者是我離了婚,家中閒著沒事,便想多了解這個案.

我看時候還早,外面天氣又熱,便帶她到附近的咖啡店聊聊.我嘗試以朋友身份和她交談,沒有說道理,她顯得很受落.十六歲的個案比例尷尬,因為已經不可能當作未成年處理,但通常又未成熟至可以當作成人個案.不過芷敏無論外表和思想都很成熟,要把她當成朋友對待不難...

「離婚的原因?!我想是因為我們相識時是同學,早結婚,但後來她在大公司上班,那裡五光十色,圈子又不同,很快便對我沒興趣...」我很少談及自己的事,但想到要讓她放下保護意識,說說自己的事讓她不會對我陌生.

「那...是她主動離婚了?!」芷敏邊喝咖啡邊問.
「對,起初還接受不了,傷心了好一會,但想到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勉強也沒幸福呢~」想起往事,我垂著頭說,她同情地說:

「但放下了,是新的天地呢?對不對?」她輕輕拍打我手一下.我不禁對她另眼相看,小小年紀懂得這樣說,心想可能她和我一樣,都是太早熟了,人生太快看透了是件壞事.

說著說著,我們的角色對換了,她作為了我的聆聽者,可能因為我不認識她,所以甚麼事都可以說,不經不覺間我把一直以來鬱藏心中的傷痛都說了出來.她亦對我說了些心底話,原來今晚早前的那個男友和她一起不過一個月,是在夜店結識的,她的幾個好友是替這男子打工,當援交的.起初他十分闊卓,常常免費吃喝玩樂,後來和他一起了,起初都以為他是真心的,因為他從沒要求過甚麼,直至今晚他終於開口要她出來當私鐘.

從這些我們又談到性方面,她對這事宜倒很熟悉,我問她有沒有做足安全措施,她便大笑,說我的職業病又來了.她說她很懂得保護自己,每次當然會用套,同時亦不隨意給予,因為給了便不值錢了.我這刻也分不出她是說真話還是說我想聽的話.

轉眼間已經十一時,我雖然很享受這段時間,她畢竟是我的Client,又是個少女,總不能弄得太夜,便送她回家.來到樓下,我不自覺地點了口煙給她,然後自己又一口,給她點過火後,她笑說:

「你真的和別的社工很不同~」她說著以熟練的手勢抽煙.
「嘻~老實說,我也從來沒有試過這樣對我的....」說到這裡我不方便說下去.
「個案?Client?沒要緊,我真的是你的Case嘛...」
「對,但妳很不同呢,好像是妳開解我多於我開解妳呢!」我說.
「你當我是甚麼沒緊要,我不當你是我社工,我當你我朋友.」說著便擇下香煙,回頭預備上樓,她突然轉身說:
「今晚多謝你救了我,你還算OK,以後直接打給我吧~」說後便給我她的手機號碼,我也交換了我的.

她離去後我有點茫然,雖然說我這晚是做Case,但和芷敏這段時間很愉快,倒像約會似的.想到這裡我打了自己頭一下,心想自己這想法實在太過份了!
出奇地我們這晚的對話似乎對她起了些作用,我往後一週再去家訪時,章太說芷敏已經返回學校,還彷彿比以前用功了.芷敏思想成熟又聰明,稍為想通其實便沒甚麼問題.但為防有甚麼變數,我通常都會多跟進一段時間.

章太很好客,每次都約我晚飯時候上去,邊用膳邊傾談,每次都見芷敏在家,我通常會單獨和父母了解,之後就和芷敏往樓下逛逛,抽根煙.我了解到芷敏已經遠離以前的朋友,那些搞事的壞份子都沒在出現.

不過我倒發現到芷敏對我的態度有了變化,由剛認識時的率直粗魯變得溫柔細心,連打扮都變得斯文,永遠都是穿花短裙和涼鞋.我當然知道用意,但唯恐她誤會,我必定要說清楚,但又擔心傷害了她令她回復昨日的惡習.

既然還未惡化,我便對章太說芷敏已經沒大問題,我是時候要跟進別的個案.我不想芷敏失望,所以在停止家訪後的一段時間,我還常常和她短訊,偶然還會約她喝咖啡.這方法似乎行得通,過了半年後,大家已經很少接觸,據說芷敏成績很好,還早了畢業,考進了中文大學.

故事轉眼便來到兩個月前,我收到了芷敏的短訊說章生過身了,我也很吃驚.芷敏告知了出殯時間地點,我便抽空去拜祭.

來到殯儀館,我發現出席的人不多,卻看見芷敏來招呼我,四年沒見,芷敏已不再是個少女,是個真女人.她不怎麼傷心,看來還算精神,可能是因為章生已經臥病在床多年,此刻走了算是個解脫.我雖然知道我很不應該這樣想,但這刻身穿孝服,長大了的芷敏真是漂亮,是個大美人.

芷敏帶我去見章太,我才嚇了一跳,章太消瘦了很多,整整細了一倍多,看來她體重已經不足九十磅!章太顯得十分傷心,看見真的令人心酸,心想這個從前肥胖胖,每次總是笑嘻嘻的媽媽變成這樣,肯定當中經歷了不少辛酸.

我這晚沒甚事幹,便留下來久一點,但還未到十時已經沒有賓客,芷敏說要來的人都來了,殯儀館的人說大家可以走了,明天再來.我原本也打算道別,但因為芷敏是獨女,我想倒不如先送她們回家,芷敏亦贊成.

她們原來早已搬離天水圍,芷敏大學畢業後現職銀行,在旺角租了個單位和媽媽同住.來到樓上,進門而入看到的是都些絲襪和內衣掛在椅背上,芷敏尷尬地匆忙收拾,看到這些東西我不其然幻想她身上所穿那些...

在家中章太明顯心情平服很多,給過茶後更和我有說有笑,談一些芷敏以前的事,我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人是那胖媽媽,心想緩和氣氛,我說:

「章太清減了許多,看起來很年輕,跟芷敏像對姊妹呢?!」章太蓋面遮醜,但心情真的好了些,芷敏便說:「那倒是真話,我們外出時,很多人都不相信她是我媽呢.」

「芷敏別胡說,讓Tom哥哥見笑~」
「哈哈,別再叫我哥哥了...章太大我還不足八年已經有個二十歲的女兒多幸福呢,我到此刻還是獨身真慚愧呢~」

章太熱心地問:「阿Tom,你沒有拍拖嗎?」我順勢去看芷敏,見她起來迴避我視線,便答:
「對...總是忙著,沒空拍拖呢~」老實說,六年來我都未嘗女色,真的乾得很呢,社工是沒有放班的時間,我心事又有誰知呢.

「你們先聊一會,我入房更衣~」不知芷敏是否怕尷尬呢.

章太似乎很關心這話題,待女兒入房後,便輕聲問:「阿Tom是個大男人,這麼長時間,不可能沒近女色吧?!心中不想嗎?」

我面上一紅,但我是社工,不應該迴避正常性需要這話提,所以說:「嘻嘻~章太真直接...這麼尖銳的問題通常是我問人家的...想當然想,但還是要遇見呢~」以往章太像個胖媽媽時說這些我是很自然的,現在的她看起來是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女性,談這些很不自然,所以也沒再多說了.

芷敏換過衣服後便對媽媽說和我出外喝東西,叫她不用等門.我們便坐我的電單車往尖沙咀某酒吧.多年後又是她從後摟著我,今天的她,胸前明顯發育了很多,加上先前的話題和看見她的內衣,這刻的我不禁有些微反應,幸好她沒發覺.

喝了數巡酒過後,大家都放鬆了,芷敏說她現在要積極上進,放工作第一,要搞好生計照顧媽媽,所以沒再想拍拖了,她還說笑以往曾暗戀我呢.

「我一直是知道的~」我說.

「胡說!!怎麼可能?!!」她肯定地說.

「妳都不知道妳當時多明顯,對我說話總是融融細語,還常常穿那些可愛的短裙~」我說.

芷敏蓋著面說:「真的嗎?!真羞死人~唉呀~別再說了.」

「那你呢?真的如你剛才對我媽說的,沒拍拖?」她問.

「都說沒有了,我為什麼要騙妳,我又不是追求妳,沒有就是沒有啦~」我答.

「真的?!那你為什麼不追求我?我不好看嗎?」芷敏半醉地問.

「當然好看了,妳也不需我說吧,肯定不少男仕追求妳吧...總之,以往妳太年少了,又是我的個案,現在又...」

芷敏問:「現在又甚麼呢,為什麼不說下去,現在我爸又剛去世...對不對?」說到這裡芷敏便開始哭了,我也不知怎算,望著她這樣,我便說:「別想這些,我們再喝好嗎?」
又喝了數巡,芷敏終於醉了,我便背起她,叫的士送她會家.車上她醒了一會,近距離望著我,說:

「是否想了很久想吻我?」她總是這麼聰明和主動,這刻的我也大半醉了,也顧不及那麼多,畢竟已經抑壓多年,二話不說便和她接吻,渴望了這麼久,這刻實在太快慰了,她的口水雖帶點酒味,但還是充滿少女香.

我兩在車上擁吻了一會,我的下體早而膨脹,怎料她突然又暈倒過去.

我背起她上樓,手抱著她裙下的屁股,令我的肉棒一直堅挺,幸好這刻沒人在附近.我在她手袋中找到門匙,開門後很小心不想吵醒她媽媽,把她放在她的床上後,我便把她睡房門關上.

看看手錶已經一點多,但下體還是筆直,總不能這樣到街上,便先往洗手間洗手.醉醺醺的我竟然開錯了門入了章太的房間,這刻她醒來嚇了一跳,房內暗黑,但街外霓虹燈照入來還是頗清楚,由於天氣開始熱,我看見她只穿了紅色的胸圍和內褲,被單半掩的躺在床上,一條玉白的大腿露了出來,我連忙道歉,轉身正想離開,但章太已經坐了起來並說:

「Tom?!不要緊,沒事嗎?!」

我轉回身答:「沒事,對不起,我和芷敏喝醉了,我送了她回來安她睡了,現在打算走,怎料開錯門呢?!」我面對章太,她肉體的曲線襯托著霓虹燈,十分迷亂,我不為意下體仍然堅硬,側光下顯然易見,這刻被她發現了.

章太看著我下體笑了一笑,沒有害羞地說:「是芷敏弄得你這麼開心嗎?!」我隨著她的視線往下移,立即用手遮蓋著膨脹了的褲襠,不知如何反應.

怎料章太下了床向我行來,繼續說:「...還是你喜歡看見老娘呢...」

甚麼?!這個我認識多年的媽媽怎會說這東西來,真的知人口面不知心,但我又不懂解釋這刻我真的不願抗拒呢.看著她越來越近,我開始用另一角度來看她,她不是那肥師奶,看她消瘦了的輪廓,活生生就是一個成熟版的芷敏,沒有那青春傻氣,換來的是成熟的風韻.

看看那雙乳房,由於她以前肥胖,脂肪積聚,所以現今雖然瘦了,乳房還是很豐滿.我沒法解釋,但她的大腿和小腿的曲線充滿成熟女人的味道,加上雪白的肌膚,在黑暗中彷彿螢光似的.

她跪在我面前,用右手輕輕隔著外褲撫摸我擎天的肉棒,以慾望的眼神望著我,我還以為自己是醉了在發夢,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的?!

我擔心被隔壁的芷敏發現,便輕聲說:「章太,別這樣吧,妳是否傷心過度了,快停手吧...」

她完全沒有理會我說的,但我又沒推開他,是我真的飢渴太久了嗎?
「她爸爸很多很多年前已經不行了,今天終於解脫了,我的眼淚是開心呢,守生寡不如真守寡...」說著她幫我拉下褲鏈,輕輕放生我蠢蠢欲動的陽具.

我的良知雖然在極力反對,但這下子,肉棒放鬆了真的舒服些.

「我剛才聽到你說你也多年沒接近女色,我心中欲動,剛才睡覺還幻想幫助你呢...」說著她瞪眼望著我的肉棒在欣賞,咬咬下唇輕聲說:「...很粗呢...」

我想著這事實在太變態了,怎能跟朋友的媽媽幹,但在仔細看看眼前的玉人,才四十歲,和我姐姐同年,實在是盛放之年呢,眼神立時變得陶醉.章太看見我的變化,繼續說:

「阿Tom你今晚沒在芷敏房留下,那你們是未開始吧...唔...我整晚都心癢癢呢,你算是幫幫章太...我們算是私下開心一番...沒人需要知呢...」說著她把弄我的肉棒,往龜頭一嗅,說:「唔...男人味呀...」

很動聽的說法...,我自言自語地說:「...只是私下開心一番...沒人需要知...」這刻酒精令我意志變得非常脆弱.

「就當是兩個需要肉體釋放的男女...互相取悅...啊~含...」她沒等我回答已經用口含住我的肉棒,我感到電擊般的快感,根本沒法抗拒.章太見我沒反抗便用心用力地不斷含啜,彷彿擔心肉棒會飛走似的.

雖然她已多年沒幹這事,但口技真的十分了得,當然也可能是我乾涸太耐,我閉著目在享受每一下脷胎和肉棒的磨擦,舒服的感覺令我後腦麻痺,便這樣我上她下的享受了很久.

底線過了,我再沒甚麼束縛,反客為主,把跪在地上的章太扶起,我近距離地望著她的面貌,心中是說不出的喜歡,因為和她做就好像是同時和芷敏幹一樣,在霓虹燈下這婦人原來如此貌美,我主動地和她接吻,這回饋令她更興奮,用舌頭不斷和我纏綿,又用手愛撫我全身,我也首次觸摸那柔軟又肥美的大腿,啊!!真的比少女那些美妙多了!!!

我倆接吻同時,章太已忍不住把我的衣服脫光,我卻很喜歡她只穿胸圍和內褲,她也似乎看透我心意,往後躺在床上張開大腿,讓我欣賞她內褲中間的濕痕.於是我爬到她內褲前,發現大半條內褲已經早濕透,哇~怎麼這個女人這麼欲慾!

我要享受每刻,便往那裡聞一聞,是刺鼻又濃烈的淫液香味,看來她倒沒說謊,她必定整晚都在淫想.我不斷地嗅,每嗅一下,她的分秘都幫助我下體變大,到最後忍不住要舔她才停止.我把內褲脫掉時,陰唇還吊著又長又多的淫液,內褲內面更是早已充滿白露.

理知全失的我迷戀地把內褲上的愛液全吃進口中,章太看見我的愛意便把我拉上來,和她接吻,把她自己的淫液在我倆口中交替,到最後還自己當美酒般全喝掉.

久未房事的我倆像發情的野狗般,把對方的各部位都當作至寶,我單單是吸啜她豐滿的乳房也用上了五分鐘,其後她又不甘示弱的舔我肛門,那感覺令我為之一振.
「章太真好,甚麼都願意作,少女甚麼都不願,那有情趣~」

「別叫我章太了,我的Tom哥哥,叫我小愉好嗎~」說著情話我倆又接吻起來.

「好呀~小愉!!妳說給Tom哥哥聽,整晚在幻想我怎樣對妳~」我邊說邊用手指插弄著她的陰戶,偶然流出了的淫液我便放進口中吃掉.

這全看在章太眼中,下體的快感差點令她不能說話:「啊~呀~噢~~~~人家...人家,想著你...插呢...」她邊說邊搖動腰間.

「插哪裡?妳要說明呢!」我挑逗地說.

「啊~呀~插人家...人家的陰道啦~」她輕聲在我耳邊沙啞地吟說.

「用甚麼來插呢?手指?!」

「噢~~噢~用...用肉棒...我要肉棒插!」她嬌姣地說.

「好吧,我如妳願吧...」說著我拿出手指,把那雙完美肉腿放在我肩上,用早已硬透的肉棒對著她的陰唇,怎料她用手擋著說:「啊~啊~我不是說真的呢...套...要用套呢...」正常理智的我作為社工當然明白安全性行為,但眼前的玉人只有過一個男人,迷醉的我早已把那些拋諸腦後,說:

「小愉,我倆都沒行房多年,別怕...」

「啊~不是那些...我也只有過一個男人...但是...人家...今天危險呀...」聽到她說她正在排卵,我不知為什麼更想要幹她,便說:

「我不理,是妳弄起我的火...來接著...」

「啊~~~~不要喇,會懷孕的....」口裡雖如此說,她竟然放開了擋住的手,我便乘勢用力一頂,把整條陽具插進她體內,又濕又滑的陰道毫不費力地被填滿,強烈的快感穿透我倆身心:
「噢!!!!!!!!!!」她叫了出來,我立即用手蓋著她嘴恐防吵醒芷敏,章太亦會意,咬緊下唇,但雙眼早已發白...

當插入了後,章太又變得主動,不斷搖動腰間配合我的抽插,我兩連成一體,多麼美滿.我放開她的雙腿,壓下她雙膝借力,讓每下力度加強,她更是興奮得死去活來,為免再叫出來,把嘴壓在我的嘴上和我瘋狂地濕吻.

這姿勢的抽插了數分鐘,我察覺她開始高潮,便立即停下,對她說:「啊...啊...還太早呢...我要妳再...興奮久些...」

章太不憤但又同時順從,輕聲答道:「啊~~~愛哥哥~~真壞!弄死人家了....」說著我扶起她,帶她到窗前,這裡六樓,下面看不到這裡,我要她雙手按著窗花,翹起屁股,我從後而入.

後入又是另一番快感,她肥胖時遺留下來的屁股雖然細了很多,但還是很豐滿,和纖幼的腰間成美妙的曲線,就正如她肥美的大腿和修長的小腿一樣,這強烈的對比構成了真女人的胴體.

我從後不斷抽插,每下都被圓潤的屁股彈開,萬分舒服,章太更甚,要咬著自己手指阻止叫出來.這個角度很美,我片刻清醒過來,看見自己和這人妻熟女在做愛,不但沒後悔,反而性慾加強,意欲佔有了芷敏的媽媽.原來突然和自己全沒想過幹的人在做愛是格外興奮呢!

我不斷抽插,又感覺到她快將來潮,便打亂問她:「啊~啊~啊~啊...我由拒絕..和妳幹...到現在...非幹妳不可...都是因妳的魔力....啊~啊...愛人~~」

「啊~呀~~~別再說這些啦...人家要丟喇....不是嗎...你剛才不是不要嗎....怎麼這麼....拼命呀.....」章太回頭對我說.

「啊~啊~妳還不是一樣....不是不准我插進來嗎....現在怎麼這麼享受...啊~」章太想到自己這刻真的夢想成真,突然陰道肌肉收緊,是要高潮了,我又是拔出,說:

「啊~啊~啊~還未時候...來...上床....」我雖然這樣說,但到這刻,我多年來抑壓的性慾已發洩了些,但烈火還在燒呢.

「哎喲~~~啊~~~好哥哥...我求你啦...給我吧...求妳讓我去吧...」

「寶貝~妳要知道...越拖延高潮....反應越大呢....我...要給妳多年缺乏的...一次保償呢...」

我倆躺在床上,這刻整間房都是我倆的淫味,我讓她坐在我上面,但一坐下,發覺這角度接觸子宮最近,快感直達大腦,身體立即抽搐了兩下.我不理會,瘋狂地抽插她,又捉緊她的腰間,出力讓她陰核在我盤骨上磨,這處是女性最易高潮的部位,連同陰戶被插,章太已經步入了加長了的高潮.

我看見她閉了氣,雙眼反白,一對乳房高低搖晃,熱燙的陰唇大力把我陽具逼緊,這個淫亂的情境令我迷糊了,我只感到睪丸肌肉收縮,下陰壓力加強,我用手抓緊她的大腿,再加速抽插,突然她身子向後一翹,忍不住地輕聲淫叫:

「哇~~~~~~~~~~~~~~~~~~~~~~~~~啊!!!!!!!!!!」陰唇收窄,我再也壓制不住,下體向上一頂,爆出一道又一道又一道熱騰騰的精液:
「呀!!!!!!!!!!!!!!!!!」我眼前漆黑一片,腦筋空白.熱燙的精液射入章太體內,令她高潮再伸延,她的身子不停抽搐像羊癇症般在動.

停頓後,我倆不斷喘氣,良久不復,我把肉棒拔出,章太的陰戶內流出大量精液,把床單都弄濕了.我想想才記起自己太忙,已經有個多星期沒自瀆,所以精液特別多.

章太過了數分鐘才回魂,立即過來摟著我說:「唔~~~~多謝你Tom,太舒服了...真的...從未試過這樣高潮...多謝!」

我抱著她躲進被單中休息,回答說:「小愉...我更要多謝妳...若不是你建議...我們享受性愛,我今晚只有在家中自慰吧...」

「我剛才睡至發情才這樣說,你不是笑我吧?!」章太說.

「我是認真的,六年來的抑壓盡掃而空...嘩~~~真好.」我說.之後我倆便相擁休息片刻,她在我耳邊說:「Tom...甚麼時候需要發洩都可來找我喔~」

睡至三時,我悄悄地起來,穿好衣服,看著在床上的『章師奶』這麼恬睡,便靜靜離開.臨行前還到了芷敏房間一看,見她和剛才一般,便真的安心走了.

零晨時份,回程途中真的身心舒暢,彷似重新做人一般,真估不到男女性事的威力如此大.

往後週末,芷敏找我約會,雖然她說過以事業為重,那晚的一吻看來對她說已是相愛的證據.經過了章太的『治療』,我便豁達了,既然緣份安排了芷敏喜歡我,我又喜歡她,便一起,那管我們年齡的差別,便正如我和章太一樣.我的改變芷敏完全察覺到,但她對我說不知怎麼,自那晚起她媽媽也變得開朗了,整個人完全改變,還打扮得很年輕,化妝、穿短裙、高靴那些.

我們拍拖後常常回她家裡去,章太會煮飯給我們吃,她對我說不反對我們交往,因為她最愛的兩個人一起她十分喜歡.起初章太真的只當我是未來女婿看待,但從她在我面前的打扮,偶然短裙走光,和淫慾眼神,我很快便知道她所想.

記得那一晚我終於和芷敏幹了,章太剛好外出,回來時碰見我獨自步出芷敏房,她沒有呷醋,反而行到我面前在我耳邊說:

「好哥哥...不能偏心呢,愛愛女兒也要愛愛媽媽呢~」雖然她是說笑口吻,但卻在我心中勾起了齊人之念.

就在今天早上,芷敏要到上海實習兩天,她叮囑了我要陪她媽媽吃飯,我樂意接受,但她又怎料到我和她媽媽吃飯後還在床上性愛大戰呢.我這兩天都會留在這邊『照顧』她媽媽,還會陪她入睡呢!

15 thoughts on “久旱逢露【短篇】

  1. 引用通告: 久旱逢露【短篇】 – Myself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